对于Pokémon现象之我见——写在参加教育部会议之后

发布时间:2020-07-04

对于Pokémon现象之我见——写在参加教育部会议之后
我一开始就直接抓了杰尼龟⋯⋯根本不知道有皮卡丘可以抓啊

「最可怕的,是一群自以为懂的大人们,用一知半解的认知,去指导孩子们该怎幺做。所以才有代沟的存在,才会常常觉得为什幺会不被孩子们信任。」

有幸受到教育伙伴与南投县教育处的推荐,8 月 16 日我以国中老师同时身兼宝可梦玩家的身份,参与教育部的「有关扩增实境游戏对校园之影响及因应措施研商会议」。当我听了半个小时的与会者发言后,上一段文字就是我的第一个感慨。

会议名称有点难懂,其实今天要讨论的是,对于 Pokémon GO 这个游戏的风行,在开学之后,可能对校园安全以及学生管理上,可能对学校带来一些困扰,部份民意代表与家长也可能抱持着一些疑虑。因此教育部希望听听各界代表的意见,试图统整出一个基本的态度出来。

以下我就我自己的看法,以及今天在会议中的发言、会后的结论,用我自己的方式来表达,提供一些参考。

面对游戏一知半解

我是个基层国中老师,当天在座被找来的十多位代表,我大多不认识。前半个小时我耐着性子听了几位包括大学的老师、全教会及全家盟的代表发言,谁知道,越听越觉得不对劲、越觉得胆颤心惊,这些大人们,你们真的知道自己在讲什幺吗?你们犯了最严重的问题,就是其实你们只了解到皮毛,却以为你们已经看透了这个游戏,然后就準备要下结论了。

在他们的眼中, Pokémon GO 只是个很快就会过时的、没什幺特别的、一直在做重覆事情的无聊玩意儿,所以不用特别去禁止孩子们玩,但是也不需要去鼓励,因为它很快就会退烧、就会消失在多变的资讯浪潮中了。然后对于学校里面及附近地点如果有补给点或道馆,他们的态度是直接向业者提出移除的申请,彷彿这样就能维持很好的教育环境了,大家的视野就乾净了,就不用担心所有其他的问题了。

我实在快听不下去,所以逮到机会我就举手了。我发言的第一句话是:「听各位前辈们讲完,其实我很想翻白眼…」这句话一讲下去,我就知道这次又要得罪人了。

身为三十多年资深电玩玩家及网路乡民,却也同时是学校老师,在说明我的想法之前,我想要先让他们知道 Pokémon 风潮的由来,因为我真的不希望看到这些大人如此的自以为是。

只认得出皮卡丘

各位大人们,你们听过任天堂三本柱吗?超级玛莉、萨尔达与宝可梦,是我们玩家们数十年来如一日的浪漫!现在大家口中的宝可梦,以前曾经叫口袋怪兽、神奇宝贝,最近才被任天堂官方正式定名。

你们知道,以前的孩子们花了多少时间,Game Boy 一路玩到电视游乐器,就是为是能拥有心目中嚮往的那些怪兽们,我们练等级、弄进化、研究属性研究技能,我们想要成为朋友中最强的存在。以前我们会守着电视看小智对抗火箭队,看他一步一步成为世界第一的神奇宝贝训练师,对着卡通剧情感动流泪。这些怪兽的阵容,我们会把所有图鉴上的名字、进化结果、属性相剋全部背下来,背元素週期表都没这幺厉害。而你们这些大人,听到我们聊宝可梦,大多数人只叫得出皮卡丘。

这游戏不是只有丢球跟撒花

对于 Pokémon GO 这个游戏,你们知道丢球、抓怪,知道有补给点、有道馆,知道所谓洒花就是会吸引怪物也同时会吸引玩家。就这样,没了。你们知道光是可以拿来丢的球就有三个种类吗?你们知道根据怪物属性的不同,在系统中离玩家的距离也不同,必须用不同的丢球力道来因应。使用 AR 的开关还能拉近怪物距离,这样比较容易丢中。然后丢曲球、丢中圆框框可以得到较多的经验值。

我听到有位校长说,他们学校有一位教官,在游戏的背包中放了一百多只怪物,然后自称专家,学生都超崇拜他的。听到这里我差一点笑出来,你有去看过教官的背包吗?如果放了一百多只小拉达跟波波是要干嘛?CP 值太低的、重覆的留下来根本没用啊!还有人说他的小孩下载来玩了几天,说抓来抓去都是这几只好无聊,就删游戏了,然后下结论这个东西没深度。请问你知道开图鉴吗?你知道怪兽除了看 CP 值还有 IV 值也值得参考,你知道进化以后还要注意技能好不好,你知道还要去计算自己拥有的星尘跟怪兽糖果足不足以培养所有值得养大的怪物吗?你连一只特殊怪都没抓过遇过,没有去踏过特殊的地形遇见特殊的怪兽,你凭什幺说这个游戏很无聊?

你去打过道馆吗?大概连游戏中提供三个阵营选择这件事都不知道。打道馆要计算派出的怪兽属性相刻、以及技能的加乘。除了快速点击画面施展攻击、长按放技能,还可以左右滑动画面进行闪避。道馆有等级,影响你能够进驻多少怪兽进行防守。然后打下道馆可以在限定时间间隔内领取奖励,包括必须购买才能取得的游戏代币。

因不了解而产生无谓的烦恼

只知道洒樱花是不够的啦!聪明的玩家会选择好的地点去使用诱补装置、去聚集同好们才能达成最高的经济效益。国中小学校的校园内,上学时间没有人潮同时在玩游戏,没有群聚效应,在没有特殊怪出没的情况下,谁那幺无聊非得进你们学校抓宝不可?

这些大人们,除了对游戏的内容一知半解,还去引用错误的媒体报导当作案例,想要强化自己对于 Pokémon GO 可能造成安全疑虑的说法,但这些网路谣言,都可能在教育现场创造状况外的烦恼。

在既有的友善校园政策下,用正面的心态面对开放

会议中讨论到对于校内或学校週边的补给点与道馆,该如何处理。一开始发言者的主要思想是,行文给游戏业者希望他们彻除。姑且不论写 email 去向人家申请撤除,人家会不会理你、多花多久的时间才能完成,这无法估计之外。你们有没有想过,万一之后游戏开放玩家申请增设新的点,会不会反过来人家又来申请更多的点,学校只是想要防堵的话,处理的速度能快得过玩家的动作吗?

对于校外民众在上班时间试图进入校园抓宝可能造成的安全疑虑,我的看法是,为什幺不能让心态开放一点呢?可以参考木栅动物园的作法,学校自行製作一个地图,说明校园内及学校週边地区的补给点与道馆位置,将它竖立于校门口并在网路宣传邻里,只要明确告知玩家,为了学生上课的安宁与秩序,希望在上课时间不要进入校园内就好。其余校园开放时段,甚至学校还能提供垃圾桶、饮水机、厕所等服务位置讯息,提供社区民众一个安全、舒适的空间这难道不好吗。用开放善意的态度接纳玩家,对于希望他们配合的规範,玩家一定能够给予正面的回应,谁说学校永远只能冷冰冰的呢?

你们真的知道要跟家长说什幺吗?

现在大家还在搜集自己的怪物阵容中,日后也许游戏会开放玩家间进行对战、或是进行怪物的交换,因为智慧型手机的普遍性,比起以前的掌上型电玩还要高,届时一定又会造成更多的迴响与轰动。大人们,还觉得 Pokémon GO 不过是个普通游戏吗,你们準备用什幺样的心态去看待它?孩子们跟你讨论这个东西的时候,你心里面又是怎幺想的?你们知道怎幺引导孩子正确去玩吗?部里的长官提到,开学后希望学校在亲师座谈会等场合也能适当地对家长进行宣导。你们真的知道要跟家长说些什幺吗?

现在已有足够规範管理,可考虑进一步将话题融入教学

会议的另一个讨论重点,是在学生生活管理的部份。与会的代表们多有提到,目前国中小学早多有制定校内的行动电话使用管理办法,基本上在上学期间是禁止开机及使用的。因为当时在民国 100 年时就已制定这些规範,现在应该首先去重新检视规範的内容,修正可能已经不合时宜的部份。然后只要让学校行政与老师按规定,让学生配合办理即可。

甚至,在老师专业认可的範围内,更可以思考如何将游戏话题融入教学与班级经营的过程中。我以我会带着学生跑步这件事情为例。以前押着学生去跑操场他们会抗拒,以后也许我能开放半个小时的时段,让有玩 Pokémon GO 的学生能拿着手机一边跑一边孵蛋,这样岂不是多了一个吸引学生运动的动机吗?至于有多少人真的会拿着手机玩,或是跑操场可能孵蛋距离计算会减半计算,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让学生看到什幺。他们看到老师不会永远觉得玩游戏是不好的、是影响学习的,老师他们不但懂我们,还能认同我们,甚至比我们懂更多、教会我们更多的正确游戏观念,这样到底哪里不好呢?

不必为了一款游戏更改规範,重要的是心态

谢谢教育部的长官与几位先进,在会议中能够倾听、接受我要表达的想法。最后会议大致决定,让学校自行决定补给点与道馆的彻除与否,不直接以教育部下规定来办理。 对于民代及家长的疑虑,应该给予清楚的说明。学生的部份,要去思考正确的引导,而不是一味地想要限制。

其实站在教育部的高度来看待 Pokémon 现象,我认为只要有正确的基本态度就够了。根本不需要为了单一游戏下太多的指令,更不用大张旗鼓地想要规定些什幺。

很快要开学了,开学以后学校即将面对来自家长与学生的正面挑战,因此学校端的态度才是真正的关键。

在文章的最后,我要再次强调,学校在跟学生聊宝可梦之前,应该再多花一点时间去了解一下它,能够在全球引起轰动的游戏,绝对是有原因的。请绝对、绝对不要用一知半解的态度,就用自以为是的方法去解构 Pokémon 现象,学生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正在等着看老师们又想要说出什幺长篇大论呢。

何不大方的接受它,然后陪着孩子们去探索、接受这个更多元更多变的世界呢?世界正在剧变,我们到底準备好了没有?

对于Pokémon现象之我见——写在参加教育部会议之后
(
8/17 新增回应如下:

经过一整天的发酵,这篇文章造成了我原本预期不到的效应,登上了不少媒体版面,也得到不少的回应,其中有正面的肯定,当然也有直接的批评。

首先要谢谢媒体的报导,其中有相当友善且给予我高度尊重的朋友,跟我讨论内容、一起修正字句的疏漏、下一个比较好的标题。但是也有媒体并没有与我联繫过,直接下了一个耸动的标题、截取部份的内容就当即时新闻发了,除了平白又造成对立、然后增加网页的点击率外,我不知道还有什幺正面的帮助,拜託,这社会还不够乌烟瘴气吗…

面对部份网友的批评,其实我心里还满坦然的,如果世界上只有一种声音,这就不是一个正常的世界了。有关心我的朋友问我,会不会很难过很在意?其实何需感到悲伤,他们并不了解我、更不认识我,从一篇文章中就能看到我是怎幺进行我的教学、带好我的班级吗?既然不能,又何必在意那自以为是的一知半解呢。

教育是一个线性的持续历程,单一现象不可能代表整个教育面貌。举个例子,我在文章中提到将孵蛋融入我带学生跑步的过程,果不其然马上引起许多反弹,大家担心的是什幺我完全了解。但是你们批评之前,你们知道我并不是体育老师吗?我只是个热爱跑马拉松的数学老师,我带着我的班利用部份早自习的时间进行练习,参加县内及全国的团体接力竞赛并能取得名次。几年来的过程是怎幺过来的,在我部落格的其他文章可以略见脉络。在我顶着烈日进行训练的情况下,就算我说现在可以边跑边孵蛋,学生光吃下我开的课表就吃力得要死了,有可能真的拿出手机来吗?班级经营是每天不间断的挑战,身为导师或科任老师,本来就负有管理学生上课秩序的责任,为什幺愿意跟孩子们讨论宝可梦,会被引申成就因此会让学生玩物丧志、影响学习呢,这社会对老师的信任感,真的很低、太低了!

另外引起反弹声浪的,是关于校园安全的议题。明明我文章有写到,「放学后」可考虑开放校园,偏偏很多人视而不见。上学期间本来学校就设有门禁,访客进入校园本来就应该受到控管,这点在 Pokémon GO 出现的前后都是一样的,为什幺在很多人的想像中,就是会有人在这段时间内硬要暴冲进入学校?其他时间本来学校就能让社区民众进出,在操场散步运动的人本来就很多,为什幺以前不担心安全议题,宝可梦玩家的进入就有可能造成危害了?有位老师说,我建议学校能提供民众如垃圾桶、厕所等设施给予玩家使用,难道在我提这个建议之前,学校都没有民众要丢垃圾、要上厕所吗?到底有多少人潮会因此造成学校或学生的清扫困难?从这种回应可以再次看出很多人的心态,就是可能会有问题的都不要去碰就好了,面对事情为什幺不是去思考如何解决却是害怕却是担忧?

最后,有人批评我一定是只顾着玩宝可梦,不备课、不关心弱势是个超混的不良教师,看到这些回应害我大笑出来。再说一次,你们了解我吗?你们知道我吗?我虽然是个电玩宅,但是我也跑马拉松。我带班我也教数学,虽然没能成为名师但是也常听到学生喜欢在我的班喜欢上我的课。我有两个年纪尚幼的女儿,我为了兼顾打电动、跑步训练、上班、陪孩子与做家事,我必须发挥强大的时间管理效率才有办法完成这幺多事。你们不懂,又何苦用恶毒的言语来攻击我呢?

谢谢大家的指教,我虚心接受,未来我会更谨慎地面对我的学生,我继续期许自己永远不要成为自以为是的大人,我懂的、我教给学生,我不懂的、麻烦大家教我,谢谢大家!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