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誌异录:是谁在敲打我的窗?

发布时间:2020-05-22

当我们隔天走出户外,看到我们的房间后都傻眼了....

本故事发生的地点在土耳其的番红花城,该城在17世纪时期是番红花的贸易以及种植中心,如今已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他的老城区还保留着鄂图曼时期的房屋和建筑。

土耳其番红花城一景(Photo credit:詹家安)

因为我们的旅行团傍晚才抵达,一家三口住在以前大户人家改建的民宿,外观看起来古色古香,我们被安排在屋子二楼的角落,所以房间比其他团员都大上许多,可惜没有窗,看不到外面的景色,而且格局颇怪,浴室在最屋角,床的旁边还有类似神龛的东西。体质敏感的我,一进门就感觉房间很冷。特别的是,在没有风、没有空调的情况下,房中有一个点特别冷,家人们也明显感受的到。(多年后我再次有相同经验是在纽约时报评比第一名的Merchant's House Museum,很冷的地方是屋主四女儿意外死亡处)同样是敏感体质的母亲,福至心灵的阻止了我去睡其中一张她觉得不对劲的床,让平常有在修炼的家父去睡,家父也觉得无所谓,没有什幺地方他会有禁忌的。

民宿内部一览(Photo credit:詹家安)

那天傍晚约莫晚上九点,我和父亲刚从隔壁澡堂洗完土耳其浴,爱乾净的父亲表示还要再去洗一次澡,我与母亲留在外面吃东西聊天。洗着洗着,「咚咚咚咚咚」,一连串急促的敲门声,浴室内的窗户外(已用木板封死)响起一个土耳其年轻男人的声音。我们全家都听到了,家父开始尝试以英文对话。对方似乎不会英文,但似乎有点不高兴,一面讲一面拍打窗户(连木板都在震,父亲补充)。我和母亲试图了解门内发生甚幺事,直到家父无奈的走出来,摇摇头说:「我实在听不懂他在说什幺」。一行人只能推估,父亲可能用到隔壁的热水,或洗澡太大声干扰到隔壁,但反正也洗完了,大家稍后也一样就寝。

隔天早上退房后,离发车时间还有段时间,我们沿着民宿走走逛逛,才发现民宿原来建造一个小山崖上,我们的房间对面刚好就是悬崖。如果要来敲浴室的窗,那他要有一个四层楼左右的梯子,从山边立起,然后很愤怒的拍打窗户。可是,那究竟是谁?

发车后,父亲才和我们说,平常都秒睡的他,当晚难得的睡不安稳,他看到有像巨大火山似的白光,在房间中间旋转。他怕我们介意,一直到发车后才说。母亲也说直到早上,感觉有两个「人」在等我们出去,是我们佔到别人的空间。

直到多年后的今天,每次经过民权东路的番红花城土耳其餐厅时,我总还是会想起这段难忘经验。老师,可以下音乐了。

房间土耳其番红花父亲家父民宿母亲浴室窗户发车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