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她们为何如此饶舌?关于AV女优的自我言说

发布时间:2020-08-06

话题》她们为何如此饶舌?关于AV女优的自我言说

 

走进日本的超商,整排杂誌架上几乎有一半是以塑胶绳封住的成人杂誌和成人漫画。打开电视,深夜综艺中也经常出现AV女优和男优的身影。被称为「AV界AKB48」的女子团体「惠比寿麝香葡萄」,就是从深夜综艺《拜託!Muscats》出道,被亚洲男性暱称「苍井老师」的苍井空,是该团第一代队长,最后进入殿堂,成为该团的PTA(家长会)。

全世界大概少有国家像日本一样,将AV产业如此大剌剌地展现在人们面前;也少有国家的AV女优会被包装成青春偶像,大大方方地出现在各大媒体,还不定期举办影友会、见面会,被影迷争相追捧,甚至跨界成为歌手、演员。

根据自由撰稿人中村淳彦《作为职业的AV女优》(2012)一书,日本近年每年平均诞生6000名AV女优。当然,这幺多女优并不表示所有人都有拍片机会。据资深AV导演溜池五郎在《AV女优的工作现场》(2013)书中的推论,东京至少有100家AV相关的经纪公司,旗下的现役女优总和约2200名左右。正是这群现役女优,支撑着年产一万部以上的成人电影产业。


由AV女优组成的日本女子偶像团体惠比寿麝香葡萄(取自惠比寿麝香葡萄官方youtube频道)

然而,溜池也提醒我们,现役女优中,只有少部分已成名者可以保持一年100部以上的拍片量。多数人则是默默无闻,只能接一些小规模的成人电影,甚至完全接不到工作的也大有人在。此外,2200名现役女优中,八成的人会因各自的理由,而无法维持一年以上的工作寿命,离开业界。不过,有人退出就会有人加入,隔年的现役人数依然会由新血补足到原来的数值,以维持AV产业的持续运转。换言之,AV产业的流动率和淘汰率,是以「年」、甚至以「月」为基本的速率。

至于收入,似乎也没有外界想像的优渥。溜池表示,在1980至90年代,一部成人电影的片酬可高达两、三百万日币之谱。但随着泡沫经济瓦解,加上电脑普及、盗版下载容易、草食男增多等因素,AV产业的获利大幅萎缩,直接影响了女优的片酬。目前比较好的酬劳约是一部20万到30万日币,至于其中有多少进入女优口袋,就得看她们和经纪公司的合约。

这些数字告诉我们,AV女优的收入不仅不算多,甚至可能还比不上一个基层上班族。而且,没有拍片就没有收入,不少人还得找个正职才得以餬口。此外,如果无法在一个月内推出3部由自己担纲的成人电影,几乎就无法以此维生。若无稳定的发行量,不用一年半载,为了基本生存也就不得不转业。即便是卖座女优,一旦过了人气高峰期,也必须以改变戏路或改担任配角等方式,想方设法延长自己的职业寿命。

除此之外,中村披露了另一个严酷的劳动现场。他在《消灭AV女优:从性劳动中逃出的女人们》(2017)中提到,90年代后半渐趋健全的AV商业体制,在近年经济不景气等影响下,压低製作费和片酬成为製作方延命的必要手段,AV女优片酬降至日薪3万日币(约新台币8,200元)以下的例子屡见不鲜,也因此引发了不少劳资纠纷。

最糟糕的是,强迫女性拍摄成人电影的违法事件频出。2016年3月3日,国际人权团体Human Rights Now发表了一份调查报告,明确指出日本发生了女性被强迫拍摄成人电影的情况,严重侵害女性人权。此后,陆续有被害者出面告发,并对经纪公司提告。由此,人们逐渐窥见了AV女优过于苛刻的劳动环境和条件,以及AV产业环境的恶劣。

对此,日本政府和劳动团体强力表现关切,目前各大学内都张贴有相关的海报进行宣导,提醒女学生遇到类似情况该如何应对处理。而即将到来的2020年东京奥运,也促使日本政府对此严加取缔,净化国内色情产业成为奥运改善计画相关政策的一大重点。


岩手大学校内的宣导海报(蔡钰淩摄)

上述种种数据、劳动条件及劳动环境都相当令人惊心动魄,也不禁让人对前仆后继进入AV产业的女性产生好奇:究竟她们为什幺选择这项被多数人打上问号的职业?是我们刻板认知中的为了金钱、满足性慾?抑或有其他动机和理由?是什幺样的家庭背景和人生故事,让她们愿意供人观看自己赤身裸体与人性交的画面?此外别忘了,在这个完全市场导向的产业,入行不表示就能满足个人的欲望,八成以上的AV女优在这个市场中没顶。

人们对AV女优这个职业充满着那幺多的不解、那幺多的疑问。有趣的是,AV女优们似乎也正等着人们的发问,準备着为大家解答。

被访谈的AV女优:从「不幸的女人」到「认真追梦的女人」

首先,提供AV女优言说自我空间的,是一系列访谈计画。

1996年,永泽光雄出版了《AV女优》,收录了他于1991年到1996年间对近50名AV女优的访谈。1999年,同一系列再度推出《女人 AV女优2》,这次访谈了36名女优,探问她们的生活和对人生的看法。

这些接受访谈的AV女优有被养父侵害的少女,有从贵族学教中辍的女大学生等等。她们多数是人们口中人生满是艰难磨难的「不幸的女人」。不过,在记录她们的不幸时,永泽更不忘提醒我们,这些在AV产业中载浮载沉、背负着背德原罪的女人,其实和从事一般职业的女性一样,都只不过是「普通的女人」。

中村淳彦则是从1998年开始,以每周採访一人的频率,访谈AV女优与风化区的性工作者,10年间共採访了700多人。访谈内容陆续收录于「没有名字的女人们」系列,迄今已出版近10册,足见具有稳定的销售量。


中村淳彦「没有名字的女人们」系列(取自Amazon)

中村的访谈核心,同样是在探究这些女性是如何步上AV产业和性产业这条路。中村尝试透过她们的个人言说,描绘这群人的心理状态和生活实景。这系列作品的副标题,如「贫困AV女优的独白」、「性爱依存症篇」、「在性爱和自杀之间」、「无法『恋爱』的身体」等等,点出了这群女性多数徘徊在贫困、性爱依存、死亡和情感缺乏的生存状态中。

类似的访谈,还有黑羽幸宏的《裸心:为何她们选择AV女优这种生存方式?》(2011)。书中黑羽访谈了8位AV女优,试图了解她们为何选择这种异色的生存之道。女优们出道的理由各异,但黑羽提醒我们,她们都是以「认真努力」的态度经营着这份工作。黑羽的提醒,让人感受到了一种观看AV女优的新风向,正在成形。

到了2017年,作家Akemin的《我的女儿是AV女优》,更打破我们对AV女优与其家人关係的固有认知。Akemin访谈了10位获得父母亲认可的女优,这些女孩选择入行的理由,除了金钱之外,还有想成名、喜欢性爱、好奇心,甚至单纯觉得有趣来劲等等并不苦情的理由。


《我的女儿是AV女优》

当然,家人认可其职业选择的案例在AV女优的世界仍属少数,但我们还是从中看到了这个世界正在发生改变。

不少读者也敏锐地感受到这种转变。在日本亚马逊网站的读者迴响中,不少人提到,越读这些访谈,越觉得AV女优不是过去认为的「脑袋坏掉的人」、「特殊的人」,而是和我们一样,只是普通人。AV女优的概念,正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有所翻转。

从永泽、中村到黑羽、Akemin的访谈集,可以发现两个有趣的现象。首先,这些AV女优其实并不排斥言说自身,甚至可以说,她们近乎饶舌地、絮絮叨叨地向众人阐述她们成为AV女优的前因后果,阐述她们的动机,阐述她们的工作内容,阐述她们的拍片现场,阐述她们的阴郁病态,阐述她们的贫困,阐述她们成名的欲望,阐述她们的疾病,阐述她们的孤独恐惧,阐述她们的梦想,阐述她们异常的性爱依存或性冷感,阐述她们的家庭生活,阐述她们的努力。

AV女优们透过这些访谈,饶舌地向我们诉说着:我们也是人,我们和你们有着一样的肉身,一样的烦恼。透过对自身的言说,AV女优替自己找回了「普通的血肉」。

另一方面,透过这些访谈,我们亦可看出日本社会变化的轨迹。AV女优的形象,从上个世纪永泽、中村访谈中的「不幸的女人」,到近几年转变为黑羽、Akemin笔下的「认真追梦的女人」。并且,家人不再只是AV女优的枷锁,而是她们追求梦想时的应援者、工作的动力。可以说,AV女优透过她们的言说,替自己开拓出一条前卫的、异色的时代变换路径。

拿起笔的AV女优:从饭岛爱的「对不起」到纱仓真菜的「幸福论」

除了透过访谈自我阐述之外,当AV女优拿起笔,创造出属于自己的言说空间时,又会是怎样的光景呢?

说到拿起笔的AV女优,我们第一个想起的,应该就是饭岛爱。饭岛在2000年出版自传《柏拉图式性爱》时,已离开AV产业多年,转往演艺圈发展,并有不错的成绩。但饭岛很清楚自己的名气主要来自过去的成人电影,人们对她的好奇也集中于此,因此,这部自传的核心,也就放在「AV女优饭岛爱是如何生成的」这一点上。


饭岛爱(左)及其自传《柏拉图式性爱》

饭岛家教甚严,小学时代的饭岛一直努力读书,但始终得不到父母亲的夸讚。上了国中,她继续用功,努力维持在全学年前十名之内,却还是得不到认可。父母老对她说这个不行、那个不行,却不告诉她理由,这让她完全无法理解,母亲老是挂在口中的那句「都是为你好」,也让她不明所以。由此,饭岛与父母之间的裂缝越来越深,直到疼爱她的爷爷过世,双方之间的恐怖平衡轰然瓦解,她选择逃离禁锢她的家庭,成为一个虞犯少女。

国中二年级开始,饭岛开始逃课、偷窃、骗钱、吸食强力胶,不断进出警察局,不断离家出走。后与男友同居,两个人如动物般,每天只吃喝玩乐与做爱。男友进入少年感化院后,动物般的生活瓦解了,她开始辗转于众多男人之间,谁给她钱,她就跟谁玩。

其后,为了生活与物质欲望,她谎报年龄在六本木当起酒店女公关,坠入风尘;为了豢养男友和虚荣,她不惜与中老年男人援助交际;为了偿还债务和筹措赴纽约的资金,她开始拍摄成人电影。尔后在因缘际会之下,她得到了上电视综艺节目的机会,朝演艺圈发展,并逐渐转型成全方位艺人。

《柏拉图式性爱》全书12章,「AV女优饭岛爱」直到第8章才出现。饭岛用了近三分之二的篇幅,描绘「AV女优饭岛爱」的形成过程。而这个过程,也可说是饭岛渴望被爱却始终不可得,到最后放弃爱的过程。

得不到父母的爱,那就离家出走吧,外头的朋友可能会给我爱;感受不到被爱,那跟谁性交都无所谓吧,反正忍耐一下子就可以轻而易举获得很多钱;找不到真爱,那就卖身拍成人电影吧,至少片酬能让我买下那件昂贵的貂皮大衣,可以去纽约。

据说「爱」这个艺名,来自于饭岛想成为被爱的女人,但从其自传和现实生活,我们知道她始终没能心想事成。饭岛晚年身受多种疾病困扰,包括精神疾病,直至2008年圣诞夜被发现陈尸家中,已气绝多日。一生缺爱的「小爱」,就这样在无人知晓的时候,再次孤身上路。

虽然饭岛在自传中没有正面阐述,但字里行间隐约可见她对AV女优这个职业打上了引号。比如她说没有爱情成分的性交,让她感到无止尽地漫长;比如她认为那些想藉由AV出道进而当明星的女生,是脑子有问题;比如她始终对自己的职业无法让家人引为自豪感到于心有愧,因而跟母亲说对不起,这些都可以看出她对AV女优这项职业的保留态度。

然而到了2015年,饭岛的后生晚辈纱仓真菜却在自传《现役AV女优的幸福论:还是专科生的我,遇见了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职业》中,把AV女优奉为「天职」。赤裸的身体是她的语言,拍摄成人电影是让她获得幸福的瞬间,而这些让她的每一天都充满活力。

这个在年满十八岁当年(2012)出道的小女生,在自传中大方表示,「能跟熟知如何让女人兴奋的男优翻云覆雨,才是真正货真价实的性爱,而且那可能是全世界最舒服、最愉快的性爱了。」她还说,「跟某个人做爱,然后将过程拍成作品流传下来。我觉得再没有比这个更具生命力的事情了。」也因此,她提出「现役AV女优的幸福论」,认为唯有在成人电影这个世界,她才能如此闪闪发亮。


纱仓真菜近期在台出版的着作


纱仓真菜(写真提供:KADOKAWA

纱仓的「幸福论」拆解了「当AV女优等于人生崩坏」这个常见的逻辑,她想告诉我们,AV女优只是众多职业选择中的一种,而她是有幸与这个开发了她幸福泉源的职业相遇的幸福女孩。

从饭岛的「缺爱的不幸女人」,到纱仓的「梦想成真的幸福女人」;从必须跟妈妈说对不起、让人难以启齿的职业,到独一无二的「天职」。AV女优透过自传形塑出来的形象,与访谈集中所见,从「不幸的女人」往「认真追梦的女人」位移的情形,有着惊人的相似及相互呼应的关係。

研究自身的AV女优:铃木凉美的AV女优社会学

2013年,社会学研究者铃木凉美的《AV女优的社会学:为何她们饶舌地阐述自己?》问世,再次扩大了我们对AV女优自我言说的想像。


铃木凉美(取自twitter)

这本被知名学者小熊英二、北田晓大极力称讚的研究专论,修改自铃木的硕士论文。铃木发挥了社会学的想像力,深切凝视AV女优这个群体,试图透过社会学的研究手法,消泯外部对她们的猎奇视线和偏见,并对这项产业的运作生态和商业逻辑,进行学术性的理论分析。

这本研究专论出版后,颇受好评。然而,就在铃木被视为社会学研究的明日之星时,八卦杂誌《週刊文春》却在隔年刊登〈日经记者曾是AV女优!拍摄过70部 父亲是知名哲学研究者〉一文,揭露铃木曾为AV女优的过往。

铃木的家世背景良好,父亲是哲学研究者,母亲是翻译家,中小学就读被称为「大小姐学校」的私立教会学校清泉,高中进入明治学院高校,大学就读庆应,之后到东大读硕士班,毕业后进入日本经济新闻社(后简称日经)。

这份近乎完美的履历,完全是一条菁英路线。铃木的家庭有能力提供她优渥的环境与资源,而她自己也够优秀,可以挤进这条窄道。然而,其中一项经历却给这份完美的履历投下了阴影,那就是铃木于2004年开始拍摄成人电影。

铃木在访谈中表示,进入大学之后,她一边玩社团,一边在小钢珠店打工。离家在横滨独立生活后,她开始到酒店当女公关,之后经由介绍进入AV产业。当被问及入行的机缘时,她表示并没有什幺特殊的契机,当时她已习惯酒店女公关的工作,正想着有没有什幺更有趣的事情可做时,刚好被AV经纪公司的星探挖掘。她想起有个朋友曾当过AV女优,她觉得那个女生好漂亮,因此觉得当AV女优好像也没什幺不好,就这样兼职拍起了成人电影。

不过,家人并不知道铃木这个特殊的兼职。后来父母会知晓,也不是铃木自己向家人坦承,而是前男友想与她复合不成,故意状告其家人,藉此报复。据说铃木的母亲直到过世,都无法原谅女儿的行为。铃木在散文集《献给爱与子宫的花束:夜之女郎的母女论》(2017)中,对此有不少深刻的着墨。对于母亲的不谅解和憎恶,铃木完全概括承受,她认为这是母亲对女儿的一种「爱情」。


《献给爱与子宫的花束:夜之女郎的母女论》

铃木早在被「文春砲」击中的前两个月,就已从日经离职,选择了专业作家之路。之后她更重拾研究,于2015年4月进入东大就读博士班。后来在某次採访中,她被问及日经的记者工作与AV女优的经历是否有别时,铃木表示两者并无太大差异,薪水差不多,她本身怀有的菁英意识也差不多,因此在她个人内部,这两个工作属于同质的。

然而铃木也补充说道,这并不表示两者就毫无差异,因为差异是来自外部。铃木表示,她不觉得从事AV产业的人与一般人身处于同样的日常状态,也因此从AV产业进入日经时,她明显感觉到其中的违和感。从努力争取AV女优市民权的社会运动者身上,她也有类似的感受。但铃木强调,就如同她不被母亲接受一样,这一切都是无可奈何的。

铃木这一完全概括承受的洒脱姿态,或许与她对这个群体进行过社会学研究有关。在研究过程中,她全面俯瞰AV产业和AV女优,试图打破外界对这项职业的偏见。然而,这一过程也让她比起他人更透澈了解偏见的强悍,以及AV女优商品化、性商品化的逻辑。铃木应该无法如纱仓那般高举「幸福论」,因为她清楚地知道,「幸福论」本身也只是一种具有商业性战略色彩的建构。

从永泽、中村、黑羽、Akemin访谈里的AV女优,到饭岛爱、纱仓真菜,再到铃木凉美;从被访谈,到提笔自述,再到研究自身,我们看到了AV女优言说自身的「饶舌空间」正在不断扩大延展。从一开始由他者提供访谈,到主动出击,再到现在以研究者之姿,运用社会学视角,对曾经身处的群体与产业环境进行学术性研究,AV女优就是如此饶舌地言说自身。至于她们为何如此饶舌?在AV产业和出版的商业战略性之下,或许还潜藏着她们单纯想要获得理解、获得尊重的心。

现役AV女优的幸福论:还是专科生的我,遇见了这世上最独一无二的职业
高専生だった私が出会った世界でたった一つの天职
作者:纱仓真菜  
译者:李乔智
出版:尖端  
定价:350元
【内容简介➤】

 

最低。
作者:纱仓真菜  
译者:简秀静
出版:尖端  
定价:300元
【内容简介➤】

 

凹凸
作者:纱仓真菜  
译者:HANA
出版:尖端  
定价:300元
【内容简介➤】

 

作者简介:纱仓真菜
1993年3月23日生,出身于千叶。2012年就读工业高等专门学校时,以SOD CREATE的专属女星于AV界出道。2015年获选为成人广播奖史上第一个三冠王。同时活跃于电视演出及杂誌封面的拍摄工作,专栏于「週刊play boy」、「messy」等杂誌连载中。专书作品有《现役AV女优的幸福哲学:专科毕业的我,遇见了世界上唯一的天职》,小说《最低。》与《凹凸》。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搜索